赛普全国统一电话400-9669-209

About Us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咨询人生

从西山到滇池

发布日期:2011-07-03

西山行

 

刚到昆明不久,受客户邀请,整个项目组由客户派人带领着到昆明郊外的西山游玩了一天。

 

在那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们一行九人有说有笑地顺着弯弯曲曲还坑洼不平的羊肠泥道走上西山。

 

将要到达山顶的时候,遇上路边几户人家摆出来一束一束扎着长得扭扭曲曲的像枯萎的柴枝一样东西叫卖。好奇的我们停下来一问,才知道那叫拐枣。买了几扎大家一路走一路分着吃。刚开始大家都有点迟疑:这能吃么?结果掰开来一尝,甜丝丝的。长相如此丑陋的果子,居然有着那么清甜的味道。这样的意外,为此趟西山之行增添几分惊喜。

上山那一路风和日丽,越靠近山顶,风就越大。走到山顶之后,看到山上那些挺拔的大树也被吹弯了树梢。脚下的泥道也逐渐变成了嶙峋的石道。那种奇形怪状的石头垒起来的石路,就是云南的一大特色。

 

 

站在山顶临风而立,远眺西山东侧的滇池。只见那一湖清水,在湛蓝的天幕的映衬下,仿佛一位出世的隐士,依在西山脚下,看着身边那一幢接一幢高楼拔地而起,看着身边的闹市一夜复一夜地喧哗,看着身边的凡人一日复一日地忙碌。

 

      唯独他自己,那样安详地躺在那里,静谧而从容,从不聒噪,从不追逐。

 

 

        在山顶驻足停留半晌,合过影,又一行人陆陆续续地顺着山的另一侧一条名叫太华古道的小路下山去。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路边上矗立着一个大理石的牌坊。往里走一点就是个寺庙。在这样僻静的山里能遇上这个寺庙,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现实,居然会觉得这个并无特色的寺庙也如香火鼎盛的大寺一般气势宏伟。

 

 

       山下一些摊贩,在地上铺开一块或火红或玫红或明黄或土黄的布,上面摆开各式各样的山里人家的手工工艺品。仔细一瞄,居然看到那中间有一摞树丫做成的弹弓,让人不禁想起儿时成群结伴到处调皮捣蛋的日子,遐想联翩。

 

 

        山脚的那些不知名的黄色小花,一簇一簇地盛开着,时不时飞来一只蝴蝶或是蜜蜂,落在小花上。这一幕,在那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成了一道似是与世隔绝的风景。

 

 

从安静的郊外回到喧闹的市里时已是入夜时分。这样一天,仿佛天上游了一周,又回到人世间来。

 

只隔了一夜,同行的九人,怀着昨日从西山带回来的那些小小的惊喜,还有对工作的满腔热情,开始投入到项目启动后的各个工作当中去。

 

滇池之岸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碰撞与沟通,反复又反复的调整和修改之后,昆明项目的第六版文件最终敲定,并在2010年的12月交到客户手上。虽然这一版文件是否是最后一版依然是未知之数,但是一直斡旋于多个项目之间并处于紧张状态的项目组毕竟可以松一口气。

 

这时热情的客户又提出带我们去观看昆明另一个别具特色的景观:红嘴鸥。

 

于是项目组又一行五人,再次由客户派人带领着来到了滇池之畔。

 

 去滇池的路上,我在脑海里努力地将去年年末在西山顶上留下的滇池的印象翻出来,期盼在到达之前给滇池拼凑出一个我认为完整的图片来。那个静谧从容的隐士,是否还如去年冬一样,静静地依在西山脚下?

 

 然而,刚下车那一刹那,我惊呆了:眼前那一片广阔的蓝天,眼前那一地明媚得耀眼的阳光,眼前那一湖平静得让人不忍喧嚣的绿水,眼前那一簇簇翱翔的飞鸟,眼前那一阵阵温暖却有力的秋风,眼前那广袤的天地之间簇拥着一群又一群观鸟的游人。

 

       眼前这一切,让我诧异了:印象里那个隐士,到底原来是个能包容一切喧闹包容一切浮华的智者。

 

 

        下车后,领队的人给了我们人手一份面包屑。走到湖畔上才发现,慕着这红嘴鸥之名簇拥而来的游人们都在用面包屑喂那些天空中盘旋的海鸥。

 

 

  于是将面包屑解开来放在手中,学着别人的样子靠着栏杆向滇池边上伸出手去。

 

        毕竟是滇池湖畔的红嘴鸥,还是见惯了这年年慕着他们名而来的人群,居然可以毫不畏惧地冲着我手中的面包屑飞过来,倒是我被他们见到食物之后的那股冲劲吓了一跳,举着面包屑的手往回缩了缩。鸟儿还是很友好,红色的喙在我伸出去的手上方轻轻一啄,便把手中的面包屑叼走了。

 

 

  尽管已将近不惑之年,可是这样与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春城过寒冬的红嘴鸥的亲密接触,这样随处可见的群鸥盘旋、人鸥相戏、其乐融融的景象,依然让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与惬意。

 

  不知是因为唤起了儿时一些珍贵的回忆,还是因为一个跨了整整两个年头的项目经过整个项目组的反复耐心打磨,终于在2010年末吹响了尾声的乐章?

 

谢幕

 

  怀着那些激动与惬意站在滇池边上远眺冬季里的西山的时候,我顿时明白,如果不是这两年里那些数不尽的反反复复的激烈争论、碰撞,如果不是这两年里那些没日没夜的加班,如果不是这两年里那些频繁的两地奔波,如果仅仅是从外人看来,从西山到滇池,就只这一湖绿水之隔吧?

 

        才终于醒悟过来,那股激动和惬意,是由于从西山到滇池这一湖绿水之遥于我们而言,不仅仅是一岸之隔,还是苦苦地耕耘的一路,直到满意收获的谢幕。

 

 

上一篇: 话说赛普人的那些苦 下一篇: 梦想之爱 行动起来—爱佑童心第一批志愿者“ 刘强 杨亮 ”走访简报


客户通道 员工通道 邮件中心 沙盘登录
©2015 赛普管理咨询 粤ICP备06027520号